上海金山经纬化工有限公司

上海金山经纬化工有限公司生产二甲基乙酰胺、新洁尔灭、十六十八叔胺、十六烷基三甲基溴化铵、十六烷基三甲基氯化铵、十八烷基三甲基氯化铵、十二烷基二甲基氧化胺、十二烷基二甲基甜菜碱
详细企业介绍
十二叔胺、十二十四叔胺、十四叔胺、十六叔胺、十六十八叔胺、十八十六叔胺、十八叔胺、二甲基乙酰胺、邻苯二甲酸二甲酯、邻苯二甲酸二乙酯、三醋酸甘油酯、新洁尔灭、洁尔灭、工业洁尔灭、1227杀菌剂、杀菌灭藻剂1427、十二烷基。
  • 行业:有机化学原料
  • 地址:上海市交通路4711号李子园大厦1603-1605
  • 电话:021-52799111
  • 传真:021-5279****
  • 联系人:盛大庆
公告
企业博客-聚合企业员工、客户、合作伙伴等互动交流;推动企业内外信息自由地沟通;展示企业形象,传播企业品牌、文化理念;开展网上营销,推广企业产品和服务。
站内搜索

三中三平码网

四郎探母的详细剧情

  发布于 2019-09-03   阅读()  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杨家共生了六个儿子,两个女儿,后来又收了一个义子,分别排行为大郎、二郎、三郎、四郎、五郎、六郎、七郎、八姐、九妹。他们个个是英雄好汉,每个人都能带兵打仗,独当一面。而且这种英雄豪情传了几代人,对北宋王朝的抗番除奸势力,造成了极其良好的影响。

  杨四郎长得一表人材,武艺高强,英勇善战,在几个兄弟中间,最得父母的喜欢。他们寄希望于四郎,日后统率杨家将的非他莫属,然而谁能想到,金沙滩一场恶战,却改写了他的人生命运。

  杨四郎的确是和杨家将失散了,他是在向敌人冲杀时,被对方裹挟走的。人多,混乱,在情急中迷失了方向。可当他发现走错方向时晚了,因为对方的将领早已看到他勇猛厮杀,非普通军士,就让人把他给绑了,押送回营。

  再说契丹王的损失也十分惨重,老王在大战中身亡。众将佐觉得不可一日无王,经过合计,就推拥皇后萧绰执掌朝政,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萧太后。

  人们押着杨四郎来到萧太后跟前,备说详情,断言他肯定是杨家大将。既已被俘,杨四郎已经作好了必死的准备。于是,当萧太后问他叫什么时,他说了一个假名:穆义。呵,不是杨家人,萧太后放心了。

  萧太后所生一女,名为铁镜公主,虽已年过十八,尚未许配人家。当然会有一些大臣来为公主说媒拉线,均因萧太后看不上那些想做她女婿的人,直到如今也没有把婚事定下来。萧太后见这个穆义长得相貌堂堂,又让他试了试武功,甚为满意。便让大臣作媒,把铁镜公主嫁给了他。

  四郎家有娇妻孟氏,两人十分恩爱。他当然不愿娶北番公主,因为他并不打算在北方呆一辈子,一有机会他会跑回宋朝的。虽说肖太后和公主待他很好,但一片思乡之情无时无刻不在煎熬着他。

  一晃十五年过去了,杨延辉由一个青年变成了已届而立的中年人。他摸摸下巴的胡须,再看看自己的一身北国装束,一阵悲痛油然而生。

  这天,听说统兵萧天佐在雁门关摆下一个大阵,让人上书宋朝,说是若破得了大阵,北番甘愿伏首称臣;若破不了大阵,宋朝江山就得让给北番。杨四郎十分重视这个消息,认为这是他回宋朝的大好时机,于是他让人过细打听详情来报。

  不几天,消息更加振奋人心。9133hkcom特区总站说是宋军中执掌帅印的是自己的六弟杨延景,而带领杨家将的是自己的老母亲佘太君。杨延辉心里十分激动,老娘和他一关之隔,他决心要去和母亲见一面,不管后果如何。公主感到十分意外,她从来没有想到自己心爱的驸马竟是敌军杨家将。

  他们婚后十五载,恩恩爱爱,举案齐眉,从来没有闹过别扭。而这会猛不丁听到驸马说出实情,心里一阵慌乱,不知如何是好。这时,怀里的大阿哥哭了起来,孩儿的啼哭唤醒了她的理智。她不能没有驸马,孩儿不能没有父亲。她理解四郎,也敬慕杨家人的英武。

  杨四郎只好说实话,说是老母亲就在雁门关内,他想去见一面,了却做人子的心愿。公主说,雁门关把守极严,没有母后的令箭是万万过不了关的。四郎说,求公主向太后讨一支令箭,我连夜去和老母见面回来,再归还太后。

  铁镜十分贤德善良,她丝毫没有怀疑驸马会不会回来,为了成全丈夫,她毅然到银安殿去见母后。铁镜公主说,特意来向母后请安。太后很高兴。公主说,他看见令箭,要玩,平日就喜欢玩令箭。太后说,他喜欢玩就让他玩吧,不过明日天亮得给我还回来。公主把令箭塞到怀里,谢过母后,欢天喜地走了。

  她回到后宫,见四郎早已换了行装,备好马匹,正在那儿焦急等候,公主想和他开个玩笑,问驸马这是到哪儿去?四郎说,不是你答应去给讨一支令箭,成全我去和老母亲见一面吗?公主说,哟,我和母后说话,把这件事给忘了。公主这才拿出令箭,说你看这是什么!四郎大喜,匆匆和公主道别。公主这时珠泪滚滚,真舍不得和他分开。

  不一会儿就到了雁门关。把关的军士果然看守得极严,他们远远地就让来人下马接受检查。杨四郎出示令箭,说是受太后委派去宋营公干。守关军士认箭不认人,只要你有令箭就放你出去。令箭,犹如时下的通行证。因为自从肖天佐摆下大阵,杨延昭等将领赶到雁门,可谁也识不破这是个什么阵。识不了阵,自然破不了阵。后来还是被宗保的媳妇穆桂英识破,说这是天门阵。杨延昭自觉责任重大,此刻听说北番有细作被捉,他自然要亲自过问。

  杨四郎被押到中军帐下,六郎刚问了几句,四郎就认出这位主帅就是自己的六弟延昭。他说,六弟,我是你四哥延辉啁!六郎大惊,掌灯细看,果然是自己的四哥,只是十多年不曾见面,四哥难免说不尽的离别之情。六郎说,就在后帐休息。四郎说,那就烦六弟带我去见老娘。

  六郎先进后帐,禀告老母说:贺喜老娘,四哥回来了。母亲抱着四郎的头看一眼,说果然是我的四郎回来了,说着母子俩抱头大哭。佘太君说,娘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我的四儿子了,没想到在这雁门关能重逢。母亲问当初儿子是怎么失落的,四郎告诉母亲自己如何被裹挟,如何被招为驸马,肖太后对他恩重如山,铁镜公主对他情深义重。

  佘太君是个深明大义的人,儿子失落北番后能有今天,的确难得萧太后一片美意,难得铁镜公主的贤德。母子俩各自哭诉这些年的思念,母亲又说了杨家将这十多年来的景况。这时,六郎把宗保叫来说,见一见你的四伯父。四郎发现他的侄儿,原来就是刚才带兵巡逻的那位英俊小将,心里很高兴,连连夸奖宗保。六郎对宗保说,让下面人保密,不要说是你四伯父回来了,免得他回北国后受指责。宗保忙下去布置去了。

  八姐、九妹听说四哥回来了,都到母亲帐上相见。一家人团聚,喜不自禁,每个人都有一腔感怀。老太太让六郎置办酒宴,为四郎归来接风洗尘。这时她对四郎说,你这一走十多年,可苦坏了你的妻子孟氏。老太太说,这些年我怕冷落她,我走到哪里,就把她带到哪里。她吩咐八姐九妹:快带你四哥去瞧瞧你四嫂。

  孟氏此刻正觉寂寞,想起独守空房十五年,日子难熬,往后的日子怎么打发。想到这里,不由得潜潜泪下。这时,八姐、九妹进帐说:恭喜四嫂贺喜四嫂。孟氏说,两个妹妹别开玩笑,我能有什么喜事?八姐和九妹说,我四哥回来了。

  正在这时,忽听得打更人敲了三更鼓。四郎吃了一惊,连声说,不好了不好了,我该走了。四郎把在北国有家小的那一句话,在口里转了半天,到底没有勇气说出口。他只是说,先到母亲帐上再说。

  四郎拜别母亲,告别弟弟妹妹,告别他终生愧对的人,走了。朝着北方,迎着塞外的寒风,策马向雁门关那边驰去,他总算了却了心愿,在失落北国十五载后,能回去见老母一面,也算是给了他们一个音讯。此刻,他自然想到了给过他无限温暖和爱抚的铁镜公主。

  杨四郎刚过雁门关,就被北番军兵拿下。军士说,太后有令,说等驸马回来一定拿下送到银安殿去。四郎一听,心里说,坏了,这事到底让太后知道了。其实,这是预料之中的事。只要他有这么个行动,他的意图和身份就会暴露无遗。

  杨四郎被押送到银安宝殿上,就见萧太后一脸怒气,十分怕人。四郎跪下说,参见太后。四郎吱唔,没法回答。太后说,你骗得令箭,偷偷出关,原来你是杨家的人。太后对军士说,把这个杨四郎杨延辉推出去斩了!殿上有萧家的人,他们说,我们不能落个日后受埋怨的事,还是悄悄去给公主报个信吧。

  这时公主说:你倒不如当初就把他杀了。太后说,当初我不知道他是杨家的人。公主说,既然当初你不知道给我招了驸马,现在知道了又要杀他,这岂不是害了我!公主这句话,又把个萧太后噎得喘不过气来了。是呀,当初公主的婚事是娘做的主,认错人的是自己,斩人的还是自己。这岂不是让女儿寒心,日后这母女关系……

  铁镜公主接过阿哥,和四郎一起叩头谢恩。在众人的努力下,平息了这场探母风波。

  对京剧《四郎探母》的争鸣,可以说由来己久,解放后比较集中的讨论,大约有以下四次。

  第一次争鸣是在建国前后,“戏改”初期。早在“中华人民共和国”建国之前,为了开展全国戏曲改革工作,1948年11月23日《人民日报》发表社论,题目是《有计划有步骤地进行旧剧改革工作》,提出:“改革旧剧的第一步工作,应该是审定剧目,分清好坏。在现有旧剧内容中,大体上可以分成有利、无害与有害三大类,应具体研究,分别对待。”在第三类有害部分中明确表明:“提倡民族失节的(如《四郎探母》)应该加以禁演或经过重大修改、或在重要关节上加以修改后方准演出。”

 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,政务院文化部专门设立“戏改局”1950年7月8日曾向文化部办公厅呈送一份报告《为函复关于禁演剧目问题的意见》,文中说:“奉到本部秘书处转来东北文化部禁演旧剧问题二件,后又接转来山西晋城县文化馆来函一件,系属同样的问题。本局对此问题,提出如下意见”,强调“戏曲问题是一个文化问题,又是一个社会问题。”

  “放任自流固然不对,而强迫命令亦为不当。应在稳定艺人生活的基础上,与艺人们共同商量进行工作。”附有早先根据文化部部务会议讨论结果制定的《禁演、修改、临时审查的旧戏曲节目及说明》,其中有旧戏曲中不易修改者,予以禁演京剧剧目二十四种,包括有《四郎探母》(坐宫盗令、探母回令)和《王宝钏》(红鬃烈马)等。

  但是,1950年7月29日《人民日报》刊登了一则报道:《文化部戏曲改进委员会组成,首次会议确定戏曲节目审定标准》,导语中说:“中央人民政府文化部为开展全国戏曲改革工作,特邀请戏曲界的代表人物,新文艺界的戏剧专家与文化部戏曲改革工作的负责人员,共同组成‘中央人民政府文化部戏曲改进委员会’,作为戏曲改革工作的最高顾问性质的机关”,周杨为主任委员,其他如梅兰芳、周信芳、曹禺、老舍、田汉、马彦祥等共计四十三人。

  文中说明:“于七月十一日下午一时文化部戏曲改进局举行会议”。“会上对各地提出应当停演的剧目逐一慎重讨论并一致认为:《杀子报》、《九更天》、《滑油山》、《奇冤报》、《海慧寺》、《双钉记》、《探阴山》、《大香山》、《关公显圣》、《双沙河》、《铁公鸡》、《活捉三郎》等戏,不应当演出。”其中并没有提出禁演《四郎探母》。

  其后约1951年和1952年间,又先后通告提出了停演剧目《大劈棺》、《全部钟馗》、《引狼入室》等三出戏,同时还提出《薛礼征东》、《八月十五杀鞑子》两出戏容易刺伤民族感情,不在少数民族地区演出。未见正式提出禁演《四郎探母》。

  从上述两份附送的文件及其后的禁演通告中,均可见在是否禁演《四郎探母》问题上,有着不同的意见,举棋未定。这在社会上所展开的无休止的争论中也有所反映。

  从1950年到1951年在中国戏剧家协会主办的专业刊物《戏曲报》上发表过十几万字的关于京剧《四郎探母》的讨论文章。如1950年4月1日出版的《戏曲报》创刊号发表了田汉的一篇文章,这是他在1949年,以《怎样做戏改工作?》为题,写给周扬的一封信,他首先提出:“宋代故事中招亲例子更多,首先是全本《雁门关》剧中的四郎杨延辉了。沙滩会后四郎被擒,改名木易,萧后不斩,让他做了铁镜公主的驸马。

  十五年后宋辽交兵,佘太君押粮北上,延辉思母心切,被公主猜知,偷了令箭让他回转宋营,见他母亲一面。时间是那么有限的,四郎若回辽邦,怎舍得老母、弟妹和他的旧妻。若不回去,盗令事发,铁镜公主和他的孩子哪有性命?

  这个戏剧性的矛盾是抓得很好的,而且随着谯楼的更鼓声,矛盾一步步加紧,戏曲性也一步步强烈,因此在编剧上是十分成功的,其所以被人垢病,叫它是“汉奸戏”,便因作者只抓住所谓人情,把两国相争弄成了一家子的私事,而没有从民族立场上看问题,给他一个更适当、更能提高观众觉悟的结论。”

  杨绍萱则在1951年3月5日的《戏曲报》第四卷第一期发表《谈旧剧改革》,提出一个新问题:“《杨家将》小说里的杨四郎是帮助宋朝打败契丹的杨四郎,而京剧本却改成向萧太后跪着叫‘丈母娘’的杨四郎,这不是满清制造的又是什么呢?今天我们应该看清这是西太后统治下被改变了的历史面貌。”

  同期发表的马少波文章《戏曲的前途》,进一步阐述了这个观点:“当年梅巧玲老先生(梅兰芳之祖父)饰萧后,摹仿慈禧,举止神态,惟妙惟肖,曾被誉为‘活太后’,这戏的社会背景与思想基础,不难想象得到。因此要改编这出戏,必须废除慈禧的思想因素……而且很明显的说出了《探母回令》一剧,乃是根据满族统治者慈禧太后的‘大满族主义’思想体系所改编,它不止和历史不符,更是对民族优秀儿女加以歪曲丑恶的脏点。”

  同年《戏曲报》第四卷第六期上发表徐筱订写的《从杨家将格式的演变谈到四郎探母的改编》,是谈《四郎探母》历史演变最为详尽的文字,其中谈“杨四郎”这一人物在史书上记载只不过是杨业死后,为朝廷所录用,供奉朝廷而己。在后来的元曲中并无杨四郎的影子,只是《孤本元明杂剧》中有《开诏救忠臣》一剧中有辽将韩延寿的念白中道出:“俺,人马浩大。将杨大郎长枪刺死,杨二郎短剑身亡,杨三郎踏为泥酱,杨四郎不知所在……。”

  大约明朝万历年间成书的《杨家将演义》,方造出杨四郎在辽邦招为驸马,但改名木易,隐姓埋名暗中协助宋军,如宋军被围,粮尽援绝,万分危难之时,杨延辉送去二十万石粮草,解除危机;孟良被擒,掩护孟良脱险等等,他始终未忘为国家立功,还是属于肯定人物。

  但徐先生否定了《四郎探母》是根据满族统治者慈禧太后的“大满族主义’,思想体系所改编的,因为《四郎探母》公认为是陕西秦腔兴出来的老戏,他就看过滇剧《坐宫》、《斩辉》(即《回令》)和川剧《女盗令》(包括《前帐会》“盗令”、《后帐会》“回令”)。

  不过,该文真正的观点仍对此戏持否定态度,认为:《四郎探母》虽不是秉承慈禧意旨而创造出《回令》的,但因慈禧爱好他而加强满族主义色彩——不论在唱做技巧和装扮形象上面——则是无可置疑的事情。当年梅巧玲老先生以摹仿慈禧的举止神态惟妙惟肖而被誉为活太后。后来王瑶卿老先生据说也是拿着慈禧作为他表演《探母回令》、《雁门关》的描摹对象。这样使得太后一角成为剧中的中心人物之一,观众一直迷恋这个角色的形象技巧,便不管这出戏怎样麻醉我们民族意识。

  不过,关于梅巧玲摹仿慈禧的举止神态之事,我倒曾听中国第一坤丑梁花侬说过其中鲜为人知的梨园旧事:一次不知何故梅巧玲得罪了慈禧,慈禧要将梅巧玲治罪。与梅巧玲交好的宫中大管家李莲英得知后,就劝慈禧再看一次梅巧玲演的《四郎探母》,否则一治了他的罪就看不着了,慈禧恩准了。李莲英赶快通知梅巧玲这一情况。

  梅巧玲思虑再三,想出一条妙计。原来戴额子、插雉尾、穿女蟒的萧太后,改穿旗装,举手投足摹仿慈禧,就是音容笑貌也尽量向慈禧靠,故此“凤颜”大悦,不但未治其罪,反而有封赏,一场灾难被梅巧玲就这样巧妙的躲过去了。这是题外话,还是步入正题吧。

  不久,1951年5月5日发表了由周恩来亲自签署的《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关于戏曲改革工作的指示》(后简称“五五指示”)。指示中明确提出:“戏曲应以发扬人民新的爱国主义,鼓舞人民在革命斗争与生产劳动中的英雄主义为首要任务。凡宣传反抗侵略、反抗压迫、爱祖国、爱自由、爱劳动、表扬人民正义及其善良性格的戏曲应予以鼓励和推广;反之,凡鼓吹封建奴隶道德、鼓吹野蛮恐怖或猥亵淫毒行为、丑化与侮辱劳动人民的戏曲应加以反对。

  对人民有重要毒害的戏曲必须禁演者,应由中央文化部统一处理,各地不得擅自禁演。”不久,在北京办了第一届全国戏曲观摩演出大会,包括有各地二十三个剧种,三十七个剧团,一千六百多人参加演出了不同风格的近一百个剧目。

  周恩来总理在闭幕式上讲了话,谈了有关戏曲界的五个问题:1.百花齐放、推陈出新。2.普及与提高。3.政治标准与艺术标准。4.团结与改造。5.克服困难,迎接胜利。周扬也以《改革和发展民族戏曲艺术》为题在大会上做了一个“总结报告”。

  这次大会从演出到报告,均未涉及京剧《四郎探母》,然而这出戏却成了未被政府明令禁演的禁戏,在京剧舞台上竟悄悄的销声匿迹了。可见,解放初期人们的潜意识中自觉或不自觉地把“大汉族主义”的“民族立场”定为制裁这出戏生死的主要依据,而且人们的灵魂己被“宁左勿右”的思想主宰着。

  宋朝杨家父子代宋帝出度金沙滩大会,遭西辽突袭,伤亡惨重,奸臣潘仁美拒发兵救援。杨四郎因而被辽国琼娥公主所擒,杨五郎则削发逃禅,其余的人战死,只杨六郎一人返回天波府。琼娥爱慕四郎英姿潇洒,要招他为驸马。

  四郎本欲一死殉国,但想到辽国未灭,家仇未报,不得已再婚娶琼娥公主,等待时机再起,四郎母佘太君闻讯病倒,四郎妻孤身卖唱往西辽寻夫。四郎身在辽国心在宋,忽闻有中原歌声,一看竟是日思夜想的妻子,当下解释原委。四郎妻终劝服琼娥公主让四郎回国探母。

  《四郎探母》由丽士影片公司于1959年出品。该片由黄鹤声执导,新马师曾、余丽珍、凤凰女、石燕子、林家声、半日安等领衔主演。影片讲述了了杨四郎的故事。

  杨四郎,本名杨贵,字延辉。并州太原(今山西太原)人,杨业第四子。武艺高强,也在阵前立功,封明威将军,代州团练使。善使一杆菊花点金枪,也在阵前立功,封明威将军,代州团练使,娶妻孟金榜。

  金沙滩一战被俘,将杨姓拆木易,与铁镜公主匹配夫妻,十五年后,过关探母,助宋破辽,多有功勋,得以与家团圆,是七郎八虎中唯一长寿的人。

  杨家共生了六个儿子,两个女儿,后来又收了一个义子,分别排行为大郎、二郎、三郎、四郎、五郎、六郎、七郎、八姐、九妹。他们个个是英雄好汉,每个人都能带兵打仗,独当一面。而且这种英雄豪情传了几代人,对北宋王朝的抗番除奸势力,造成了极其良好的影响。

  杨四郎长得一表人材,武艺高强,英勇善战,在几个兄弟中间,最得父母的喜欢。他们寄希望于四郎,日后统率杨家将的非他莫属,然而谁能想到,金沙滩一场恶战,却改写了他的人生命运。

  雁门关北面的金沙滩,北国的契丹王在那儿设下重兵。杨家将全部出征,拼死厮杀。但杨家将在这场大战中损失惨重,伤失元气。首先是大郎和二郎身亡,一个被乱箭射死,一个被大刀劈死;而三郎死得更加悲壮,他在追杀敌军时竟陷入淤泥之中,被对方的战马踩死;过后清点人数时,又发现四郎失踪,有的说是被北国俘虏了,有的说失散了。由于杨家大将死伤过半,朝廷虽给予封赏,但毕竟元气难以恢复;而且有人说三道四,伤透了杨家人心。在这种情况下,五郎为了超世脱俗,便出家当了和尚。 杨四郎的确是和杨家将失散了,他是在向敌人冲杀时,被对方裹挟走的。人多,混乱,在情急中迷失了方向。可当他发现走错方向时晚了,因为对方的将领早已看到他勇猛厮杀,非普通军士,就让人把他给绑了,押送回营。

  再说契丹王的损失也十分惨重,老王在大战中身亡。众将佐觉得不可一日无王,经过合计,就推拥皇后萧绰执掌朝政,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萧太后。别看萧太后是女人,她会用人,事事和大伙商量,把个小王朝治理得倒是很富强。

  人们押着杨四郎来到萧太后跟前,备说详情,断言他肯定是杨家大将。既已被俘,杨四郎已经作好了必死的准备。不过他不甘心,他要时刻准备返回宋朝,和各位兄弟一起为国尽忠。于是,当萧太后问他叫什么时,他说了一个假名:穆义。呵,不是杨家人,萧太后放心了。 萧太后所生一女,名为铁镜公主,虽已年过十八,尚未许配人家。当然会有一些大臣来为公主说媒拉线,均因萧太后看不上那些想做她女婿的人,直到如今也没有把婚事定下来。萧太后见这个穆义长得相貌堂堂,又让他试了试武功,甚为满意。便让大臣作媒,把铁镜公主嫁给了他。

  四郎家有娇妻孟氏,两人十分恩爱。他当然不愿娶北番公主,因为他并不打算在北方呆一辈子,一有机会他会跑回宋朝的。但经不住别人的威胁,他也只好屈从了。就这样,杨家人对他生死不知;而他也是时刻挂念着母亲和众兄弟姐妹。虽说肖太后和公主待他很好,但一片思乡之情无时无刻不在煎熬着他。

  一晃十五年过去了,杨延辉由一个青年变成了已届而立的中年人。他摸摸下巴的胡须,再看看自己的一身北国装束,一阵悲痛油然而生。 不几天,消息更加振奋人心。说是宋军中执掌帅印的是自己的六弟杨延昭,而带领杨家将的是自己的老母亲佘太君。杨延辉心里十分激动,老娘和他一关之隔,他决心要去和母亲见一面,不管后果如何。但怎么才能出关呢?把守雁门关的是萧家的大将,混是混不过去的。在万般无奈之际,他首先想到了铁镜公主,没有公主帮忙,是绝对过不了关,见不到老母的。四郎跪在公主面前,把自己是杨家四郎的秘密告诉了铁镜公主。公主感到十分意外,她从来没有想到自己心爱的驸马竟是敌军杨家将。他们婚后十五载,恩恩爱爱,举案齐眉,从来没有闹过别扭。而这会猛不丁听到驸马说出实情,心里一阵慌乱,不知如何是好。只要她把这话告诉太后,驸马必死无疑。究竟怎么办?她没有了主意,只有伤心地哭着,任凭驸马怎样劝慰,都难以听进去。这时,怀里的大阿哥哭了起来,孩儿的啼哭唤醒了她的理智。她不能没有驸马,孩儿不能没有父亲。她理解四郎,也敬慕杨家人的英武。

  杨四郎只好说实话,说是老母亲就在雁门关内,他想去见一面,了却做人子的心愿。公主说,雁门关把守极严,没有母后的令箭是万万过不了关的。四郎说,求公主向太后讨一支令箭,我连夜去和老母见面回来,再归还太后。 铁镜十分贤德善良,她丝毫没有怀疑驸马会不会回来,为了成全丈夫,她毅然到银安殿去见母后。

  萧太后见了公主说,我儿不在后宫休息,到这儿来有什么事?铁镜公主说,特意来向母后请安。太后很高兴。母女俩说了会儿闲话,眼见没法提起令箭的事,公主便转身离开。但她不甘心,突然想起了怀中的孩子,她在儿子屁股上捏一把,儿子顿时大哭起来。太后忙问,阿哥为何大哭?公主说,这孩子该打。太后问,为什么该打?公主说,他看见令箭,要玩,平日就喜欢玩令箭。太后说,他喜欢玩就让他玩吧,不过明日天亮得给我还回来。公主把令箭塞到怀里,谢过母后,欢天喜地走了。

  她回到后宫,见四郎早已换了行装,备好马匹,正在那儿焦急等候,公主想和他开个玩笑,问驸马这是到哪儿去?四郎说,不是你答应去给讨一支令箭,成全我去和老母亲见一面吗?公主说,哟,我和母后说话,把这件事给忘了。四郎说,你可别误了我。公主这才拿出令箭,说你看这是什么!四郎大喜,匆匆和公主道别。公主这时珠泪滚滚,真舍不得和他分开。她说,驸马,你可别忘了我,别忘了大阿哥,我盼你天明前早点回来。四郎说,公主放心,外面风大,请公主和阿哥回去吧。 说着,杨四郎翻身上马,和一名贴身卫兵向雁门关方向驰去……

  不一会儿就到了雁门关。把关的军士果然看守得极严,他们远远地就让来人下马接受检查。杨四郎出示令箭,说是受太后委派去宋营公干。守关军士认箭不认人,只要你有令箭就放你出去。令箭,犹如时下的通行证。不管你是谁,没有盖大印的通行证和一应手续,你就出不了海关。不过,杨四郎出关后,那带兵将士对下面人嘀咕了一句:这出关的壮士好像是驸马。杨四郎快鞭策马,直闯宋营,被巡逻的军兵用绊马索绊住,捆绑起来送到中军帐。带兵的一员小将长得魁梧英俊,他对主帅说:父帅,我们捉住一个北番的探子。主帅杨六郎延昭说:那就赶快押上来审问。因为自从肖天佐摆下大阵,杨延昭等将领赶到雁门,可谁也识不破这是个什么阵。识不了阵,自然破不了阵。后来还是被宗保的媳妇穆桂英识破,说这是天门阵。杨延昭自觉责任重大,此刻听说北番有细作被捉,他自然要亲自过问。

  杨四郎被押到中军帐下,六郎刚问了几句,四郎就认出这位主帅就是自己的六弟延昭。他说,六弟,我是你四哥延辉啁!六郎大惊,掌灯细看,果然是自己的四哥,只是十多年不曾见面,四哥难免说不尽的离别之情。四郎急着问:听说老娘来了,是不是真的?六郎说,就在后帐休息。四郎说,那就烦六弟带我去见老娘。 六郎先进后帐,禀告老母说:贺喜老娘,四哥回来了。佘太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问:你说的是哪个四哥?六郎说,就是我的延辉四哥。老太太忙问:我儿现在哪里?四郎在帐外急步进来,跪在母亲面前叫一声娘,说你的儿子四郎回来了!母亲抱着四郎的头看一眼,说果然是我的四郎回来了,说着母子俩抱头大哭。佘太君说,娘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我的四儿子了,没想到在这雁门关能重逢。母亲问当初儿子是怎么失落的,四郎告诉母亲自己如何被裹挟,如何被招为驸马,肖太后对他恩重如山,铁镜公主对他情深义重。

  佘太君是个深明大义的人,儿子失落北番后能有今天,的确难得萧太后一片美意,难得铁镜公主的贤德。母子俩各自哭诉这些年的思念,母亲又说了杨家将这十多年来的景况。这时,六郎把宗保叫来说,见一见你的四伯父。四郎发现他的侄儿,原来就是刚才带兵巡逻的那位英俊小将,心里很高兴,连连夸奖宗保。六郎对宗保说,让下面人保密,不要说是你四伯父回来了,免得他回北国后受指责。宗保忙下去布置去了。

  八姐、九妹听说四哥回来了,都到母亲帐上相见。一家人团聚,喜不自禁,每个人都有一腔感怀。老太太让六郎置办酒宴,为四郎归来接风洗尘。这时她对四郎说,你这一走十多年,可苦坏了你的妻子孟氏。四郎一听娇妻还在人世,顿时惭愧万分,忙问,娘,我那苦命的人在哪里?老太太说,这些年我怕冷落她,我走到哪里,就把她带到哪里。她吩咐八姐九妹:快带你四哥去瞧瞧你四嫂。

  孟氏此刻正觉寂寞,想起独守空房十五年,日子难熬,往后的日子怎么打发。想到这里,不由得潜潜泪下。这时,八姐、九妹进帐说:恭喜四嫂贺喜四嫂。孟氏说,两个妹妹别开玩笑,我能有什么喜事?八姐和九妹说,我四哥回来了。孟氏急切地问,你们说什么?八姐、九妹又说一遍:我四哥回来了!孟氏问:他呢,四郎在哪里?

  四郎一步上前。不等站稳,孟氏一声大哭,一把抱住了四郎,一迭声地说:你,你,我的四郎,这些年我好想你呀!思夫之情三言两语难以表达,独守空房的苦痛说也说不清。陡地见到朝思暮想的郎君,孟氏一下子昏了过去。杨四郎不停地呼唤着,八姐九妹给她喂水、揉背,孟氏才长出一口气,哭出声来。说不完的思念,道不尽的衷情,十五年的时间不是一宿半夜能够讲得清说得完的。两个人心里都苦,但孟氏的苦别人难以体会。

  正在这时,忽听得打更人敲了三更鼓。四郎吃了一惊,连声说,不好了不好了,我该走了。孟氏问,你刚回来,走到哪儿去?四郎把在北国有家小的那一句话,在口里转了半天,到底没有勇气说出口。他只是说,先到母亲帐上再说。

  孟氏跟他到婆母帐上说,娘,他又要走。四郎说,娘,铁镜公主骗得她母后的令箭时,定的是五更时交还,若回去晚了,怕是公主会受到责难。佘太君听说四儿马上又要别离,心里自然十分难过。她擦把泪长叹一声说;总得舍一头。他在北国十多年,也多亏了铁镜公主。那边又有孩子,他要是不回去,那边也成了一个残缺的家;再说,他是公主骗得令箭才能回来一见,若是不回去,公主没法向她的母后交代。孟氏说,我让他带我走。老太太对孟氏说,儿啊,我知道你苦,你就让他走吧,你以后就当是我的女儿。

  孟氏苦不堪言,泪水滂沱而下。十五年的思念只是瞬间相见,这瞬间怎能填补日后情思绵绵!她自知留不住,不觉松开了四郎的衣袖,再一次哭得晕了过去……

  四郎拜别母亲,告别弟弟妹妹,告别他终生愧对的人,走了。朝着北方,迎着塞外的寒风,策马向雁门关那边驰去,他总算了却了心愿,在失落北国十五载后,能回去见老母一面,也算是给了他们一个音讯。此刻,他自然想到了给过他无限温暖和爱抚的铁镜公主。公主,你这会儿在干什么呢? 杨四郎刚过雁门关,就被北番军兵拿下。他问,你们为什么要绑我?军士说,太后有令,说等驸马回来一定拿下送到银安殿去。四郎一听,心里说,坏了,这事到底让太后知道了。其实,这是预料之中的事。只要他有这么个行动,他的意图和身份就会暴露无遗。

  杨四郎被押送到银安宝殿上,就见萧太后一脸怒气,十分怕人。四郎跪下说,参见太后。太后厉声问:你干什么去啦?四郎吱唔,没法回答。太后说,你骗得令箭,偷偷出关,原来你是杨家的人。太后对军士说,把这个杨四郎杨延辉推出去斩了!殿上有萧家的人,他们说,我们不能落个日后受埋怨的事,还是悄悄去给公主报个信吧。

  不多一会儿,铁镜公主来了。她见驸马五花大绑跪在殿前,而太后怒发冲冠,杀气腾腾,什么都明白了。她上前叫了一声母后。萧太后说,你是不是又要来骗我的令箭?公主也跪在殿上,承认了自己的错误。太后说,按军令行事,盗得军令理当斩。公主说,你把他斩了,我怎么办?太后说,我再给你招个驸马。公主说,你再给我招个驸马好不好且不说,可是阿哥没有了亲爹,他长大了会不会埋怨你?公主这句话,着实把萧太后噎得半天没有喘过气来。其他的文武大臣都出来说好话,可萧太后就是不松口。她一是气四郎隐瞒了真实身份,二是气女儿和驸马合伙来骗她的令箭。不杀杨四郎,怎能消这口气?

  这时公主说:你倒不如当初就把他杀了。太后说,当初我不知道他是杨家的人。公主说,既然当初你不知道给我招了驸马,现在知道了又要杀他,这岂不是害了我!你怨我骗你的令箭,我怨谁?公主这句话,又把个萧太后噎得喘不过气来了。是呀,当初公主的婚事是娘做的主,认错人的是自己,斩人的还是自己。这岂不是让女儿寒心,日后这母女关系……

  这时,公主的两个舅舅悄声对铁镜说:你当初是因为阿哥取得的令箭,这会儿你何不用一用阿哥呢?铁镜说:怎么用阿哥,请舅舅明示,舅舅在她耳边说了一句。铁镜公主计上心来,又在阿哥的屁股上拧了一把。她怀中的阿哥果然“哇哇”地大哭起来了。公主说,小畜牲,你也别闹,你爹活不了,你娘也不想活了。说着,她把阿哥往太后怀里一塞说:母后,阿哥就交给你了。

  萧太后没想到女儿会来这么一手。阿哥在她怀里哭起来一声比一声高,一声比一声大,她不知怎样才能止住阿哥的啼哭。婴儿哭,大人哭,银安殿乱成了一锅粥。这时她萧家的几个兄弟说,太后,为了阿哥,你就放驸马这一回吧;再说,驸马平日对你忠心耿耿,这次去瞧他的老娘和兄弟,也算尽了他的一分孝义。萧太后顺坡下驴,对众人说,既然大伙都替驸马说话,我也不做这个恶人了,恕驸马无罪!

  铁镜公主接过阿哥,和四郎一起叩头谢恩。在众人的努力下,平息了这场探母风波。

  从此杨四郎延辉安心留在北国,为北方少数民族和汉民族和睦相处,作出了自己的贡献。 四郎探母(上下集)

  北宋年间,辽邦萧天佐、萧天佑起兵进犯中原,三关被困。六郎杨延昭命焦、孟二将回朝讨救兵。鉴于朝无良将,天波府佘太郡亲自挂帅,带领杨门众将赴边关解危。

  身在辽邦被招为驸马的四朗杨延辉,知母亲挂帅赴边,悲喜交集。公主琼娥发觉驸马神态有异,追问之下,四郎无奈将隐情实告。琼娥深明大义,准四郎出关探母并会前妻。

  四娘耿金花与四郎一别十五载,杳无音讯,关前相见,又爱又恨。太郡闻报大恼,怒斥逆子,下令处斩。众将求情讨保,太郡始谅四郎,准其携公主过营密议两邦和解之策。

  萧后闻知驸马、公主罢兵出关议和,怒火万丈,将四将父子押到雁门关城楼,逼佘太郡放回琼娥,不然要将四郎父子斩首。

  太郡将计就计,也以斩琼娥相胁。萧后进退维谷,在太郡及琼娥劝说下,茅塞顿开,两邦和解。

  【考释】故事见《杨家将演义》第四十一回,剧本情节略有不同。京剧、秦腔、晋剧、梆子等剧种均有此故事内容的剧目。编剧:洪潮、陈鸿飞。80年代,揭阳潮剧团演出。

红蜻蜓论坛| 香港赛马会总站988hk| 手机看开奖结果| 白天鹅心水| 308kcom每期玄机图片2017| 玄机图| 彩霸王| 心水论坛| 铁算盘开奖结果| 天将图库|